阎罗倒退三千里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一战三千里怒杀十万人。
——并不。
爱好广泛,刀乱FGO阴阳师,月厨王厨弹丸厨
fgo重度阿尔托莉雅控,立志集齐所有黑的白的蓝的拿剑的拿枪的玩水枪的送礼物的男的女的的女神们
刀剑乱舞重度正太控,日常被一期们追杀进英灵殿。特级三池厨,日常被扎心打脸气进英灵殿。
在厨的角色方面,厨力放出理性蒸发狂化,红卡三连带连携
会写古风诗词会填词,能把人设写成短篇,擅长拆cp和拉郎配,超高校级的编剧,写文画风清奇,设定狂魔,脑洞巨大
欢迎同好。

监狱塔与七重门,独留青冢向黄昏

仍旧是段子体,因为全篇要和小伙伴联文所以只放一部分

用了fgo的监狱塔梗


1

滴答——滴答——

醒……快……

他在昏迷中隐约听到了某些声音,仿佛从什么遥远的地方传过来

滴答——滴答——

【醒一醒,大典太!】

……听到了呼唤自己的声音,付丧神终于睁开了眼睛

头一眼他就看到了他那位古怪的上司,审神者无貌正坐在旁边,左手拄在他身侧,上身前倾,看样子刚刚的发声者就是她了


2

大典太的目光移到了审神者的右手上

……您拿的那个,是想做什么?他发自肺腑地问


审神者面不改色地把右手的撬棍藏到身后

怕你醒不过来,是叫醒措施


3

……我觉得您这是生怕我醒过来……大典太无奈地想


他坐起身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陈旧却意外干净的床铺上,所处是一个阴暗又狭窄的空间,灰扑扑的砖石墙上挂着火把,跳跃的火光并不算明亮,很多阴影的地方无法照到,使得整个房间散发着一种诡异又腐朽的气息


您知道这是哪里吗?大典太问


出乎意料的是,审神者点了点头

是啊,我知道。她回答

建立在梦境的监狱塔,七天七夜七重门,一共有七个守门人,对应着基督教的七宗罪,只有一个一个打败他们才能离开


审神者站起来,随手挥舞了一下撬棍,带出凌厉的破风声

你也起来吧,我们去闯门,看老娘把那什么鬼的守门人揍得叫爸爸!


4

【傲慢是一种得不到支持的尊严】


沉重的石门缓缓开启

红艳如火的发色仿佛能照亮阴暗的房间

怎么才过来?你是不是有病?

大包平抱着胳膊站在房间中央,斜眼盯着走进来的两个人


5

审神者拽着大典太的外套,开始砰砰地用头撞他后背:

日啊怎么是这傻孩子

就算要把他打趴下我都没动力啊……


你是在小看我吗!大包平横眉立目


没有……审神者气息奄奄地说


哼,量你也不敢。大包平一抬下巴:我是这里的守门人,不赢了我你们谁也别想通过!


6

你说只有赢了你才能通过吧?

审神者摸出一个小小的白色六面体来

咱俩扔骰子决定吧

大包平:……啥?

审神者一脸理所应当:运气也是战斗力的一种,还是说——你承认你的运气不如天下五剑?

大包平一把抢过骰子:——放马过来!


审神者无貌扔出六

大包平扔出一

大包平不服,提出三局两胜

大包平又输了

大包平仍旧不服,提出五局三胜

大包平又双叒叕输了

大包平还是不服——

审神者瞪了他一眼:你还能不能行,愿赌服输啊!

大包平:……哼,这点小事……


7

审神者想了想,对大包平说:

放心吧你的运气也不差,或者说有比你更差的……

审神者把骰子递给一旁的大典太

你扔一个试试


大典太从善如流

于是他们仨就眼睁睁看着骰子划出一道白色的弧线

……然后消失在了下水道口里


大包平:……

审神者:……

大典太:……

审神者一脚蹬在大典太的腿甲上

大典太泪流满面


8

似乎微妙地达成了心理平衡,大包平一边咕哝着天下五剑算什么,一边让开了通往下一条通道的门

当审神者的手接触到石门的那一刹那,大包平的身形骤然一虚,随后化作金红色的沙尘,消失在空气中


这里是在梦境中,现在,他醒过来了。审神者发现了大典太的惊讶,扭过头来解释道


那我们……?大典太有点迟疑地问


还要继续走下去,直到通过第七扇门。审神者回答


9

……所以为什么……我们还要,回到这里?大典太坐在暗室的地上,望着扑在床上的审神者,认真地问道


……娘咧……我忘了监狱塔活动是每天开放一个本,时间没到压根没后续啊……审神者泪流满面


刀剑论破【剧情大纲3】

因为有太太猜中(私聊的一位大佬)所以公布学裁流程和手法

这一章非常扎心

撕逼现场

【学级裁判,开庭】

和泉守之死让堀川十分悲愤

发誓一定要找出凶手,为兼先生报仇

大包平认定清光是凶手

你能在瞭望台看到图书馆!你可以用弓箭杀了和泉守!

安定:净TM扯淡!

首先作证清光去瞭望塔的时候并没有持有武器

大包平就说清光可以提前把弓箭藏在那里啊

清光:老兄,我是刀不是弓箭手,不可能八百米外取人性命,而且那弩箭是连箭带弩都在图书馆里,怎么,我射杀和泉守之后,还能隔着那么远把弩扔进去?

大包平没词了

安定表示,和泉守之死,关键在凶器弩箭的来由

药研提出,如果弩不是外人带进去的,那么就是一直在图书馆里吧

弩箭和图书馆书柜高层底板上都有胶水

岩融说那就是弩箭被人藏在图书馆里,然后和泉守去图书馆的时候被射中死掉了?

那么藏弩箭的人就是凶手了?

堀川说,大俱利房间里有和书柜弩箭一样的胶水,他就是藏弩箭的人,是他杀了兼先生!

这时候烛台切怒了,就说,不止你失去了好友,大俱利也是我们的朋友,他被害我也很伤心,但是请你不要没有证据就污蔑死者,大俱利不会做伤害别人的事!

堀川就冷漠地说:我亲眼目击到他在图书馆藏弩箭,这个证据够不够?

眼看着两方就要在学裁上打起来了

三日月出面,拿出天五的威严来,让他们两人冷静

三日月提出:弩箭上胶水的量,应该粘得很牢

为什么弩箭会和书柜分离呢?

图书馆是密室,那么难道是和泉守自己,把弩箭拿了下来?

安定也劝堀川,说你既然知道这个事,是不是也和和泉守提了?

堀川点头

清光说那不就有可能,和泉守怕图书馆里的弩箭伤到别人,自己想把弩箭取下来?

堀川沉默了

随后道歉说抱歉我过激了

烛台切说没事,但是我觉得你不是会胡乱怀疑别人的人,为什么会这么针对大俱利呢?

堀川就说,反正也是这时候了我就说吧,我亲眼看到大俱利在图书馆里拿着那本黑幕日记,刚想和大家说,却被黑白狐之助威胁,如果我告诉别人它就杀了兼先生,如果大俱利和黑幕没关系,狐之助会这样保护他吗?

而且我还在后来看到大俱利在图书馆设弩箭机关

所以我才会怀疑他

鹤丸就说那你为什么不认为,那是黑白狐之助挑拨离间的手段?

堀川没词了

但是已经没什么用了,嫌隙已经产生

鹤丸就说你一直在提和泉守,现在我们也考虑一下大俱利吧,我有直觉,这两起案件之间绝对有联系

大俱利死于爆炸,还有那一堆线索

大家就讨论,试图还原他死亡的流程

大俱利前往那间教室——神秘人的打印信件

爆炸的爆炸物——厨房丢失的天然气罐

那么是怎么引发爆炸的呢?

堀川提出,可能是站在教室外面,往里面扔点着的打火机,来引发泄露的天然气

那么就得查不在场证明了

一查,鹤丸烛台切药研大包平堀川都有不在场证明,安定清光也能互相作证

没有不在场证明的,三日月今剑岩融

但是他们仨并没有去过厨房,是怎么拿到天然气罐子的?

而且罐子不小。搬走的话肯定能被烛台切发现吧

今剑提出,能不能用什么东西遮住?

——餐车!

——唯一拿餐车走的人,和泉守!

难道说,他杀了大俱利?

清光就说这不可能吧,和泉守不是死在图书馆了吗

三日月就说,那可不可以换个思路,为什么凶手会选择那个房间?那个房间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鹤丸也点头,说我觉得这回这个凶手做的事情都是有理由原因的

于是大家就再考虑大俱利案的各种线索

晚上十点的留言信,还有那间教室的不同之处

……有什么不同呢?

墙上的荧光剂

为什么非要弄荧光?

今剑:照亮吧!就像萤火虫一样!

安定:……怎么可能,就那个亮度什么都看不清吧,还不如开灯……开灯……!!!等等!开灯!

在满是天然气的房间里,开灯!

不就可以引发爆炸了吗?

只要让房间里有大俱利有兴趣的某些东西,荧光剂能让他看到,但是看不清,下意识就会开灯引发爆炸

这样的话,就不会需要不在场证明了,因为是大俱利自己按下的爆炸开关

而且如果那件东西是纸质,爆炸直接就能毁灭证据,完全无法确认凶手是谁

这,简直就是完美的犯罪

大俱利方向陷入僵局,大家就重新思考和泉守的现场

如果地上只掉那一本黑幕日记,还行

和泉守身边那么多书是怎么回事

大包平就说,感觉就像什么东西晃书架晃下来的……是不是爆炸?

大包平:哎!可能啊!那是不是和泉守也是因为爆炸,从梯子上摔下来摔死的?

安定扶额:……你能不能好好看看死亡档案……都说了死因是毒箭了……哎?堀川你怎么了?

堀川脸色刷就白了

鹤丸国永就说,如果和泉守是偷天然气的,那么堀川,我不觉得你完全不知情

堀川脸色苍白,但是神态镇静:你们有证据吗?

【恐慌论战】

堀川的漏洞:前面的学裁,他提出了天然气泄露,他是怎么知道的?

鹤丸问黑白狐之助,这件案件有几个凶手

黑白狐之助回答,要被处刑的只有一个

堀川就瞬间崩溃了

安定咬着牙,开始推理案件流程

堀川发现了大俱利拿着黑幕日记,还在图书馆里藏毒箭机关,怀疑他是叛徒

于是和和泉守一起联手,想要杀了叛徒

和泉守去偷了厨房的天然气,堀川则布置现场,墙上泼荧光剂,贴上写了字的纸条,最后给大俱利送信骗他去

这时候和泉守想到了图书馆的机关,想拆了它以免误伤别人,于是去图书馆,锁门,爬上梯子,拆下了弩箭

没想到与此同时,大俱利在教室里开了灯

爆炸的震动把和泉守从梯子上震得摔了下来,手里的弩箭一不小心划伤了自己,被毒死

和泉守与堀川联手杀了大俱利,但是同时堀川布置的爆炸和大俱利的毒箭又害死了和泉守

死者两位,同时也是凶手

所以最终唯一要被处刑的,是堀川

堀川这时候完全冷静下来了,就和平时一样,安安静静地微笑着认了罪

堀川说:新选组的局中法度,不允许背叛,叛徒必须死,我和兼先生原本以为大俱利是叛徒,所以想要联手杀了他,保护大家

鹤丸也悲伤地说,但是很可能大俱利只是发现了那本黑幕日记,他设毒箭机关也是想像你们一样杀了黑幕保护大家啊!

堀川无奈摇头:这就是我们没有交流,不互相信任,最终酿成的悲剧了,我死之后,大家可要好好团结在一起,不要再怀疑别人了

安定听他这话不对劲赶紧问你要干什么???

只见堀川抽出本体就要抹脖子

堀川说,新选组局中法度,背叛者应该切腹,只可惜现在没人帮我介错了……

结果黑白狐之助就跳出来笑了

黑白狐之助:唔噗噗噗,想要逃过处刑,是不允许的——

然后凭空出现操纵木偶一样的线,困住了堀川并夺走了他的本体

黑白狐之助:——那么!让我们开始吧,万众期待的处罚时间!

刀剑论破【剧情大纲】

因为有太太推理出手法,所以公开学裁流程凶手一类的

学裁过程

大家讨论目击者看到的现场

烛台切提议看不在场证明

十六人里,早晨上天台的有八个人,安定清光鹤丸烛台切一期药研岩融今剑

长谷部说他到食堂的时候,大家刚看到遗书冲上楼, 他看着空荡荡的食堂一脸懵逼,之后听到尸体发现的公告,赶上楼,是剩下几个人中最先到现场的

大包平一早晨去怼三日月,两个人可以互相作证

堀川和泉守一起行动,也可以互相作证

大俱利,乱

没有不在场证明

之后大家讨论的时候,有人提出

我们看到的死者是背对我们跳下去【论破:尸体档案】

但是尸体却是脸冲上

得出结论

我们看到的跳楼者可能不是死者

不是死者是谁?

凶手扮演的

证据:天台上的铁链和箱子是为了阻挡我们的脚步

为了让我们看不清跳楼者的身高

堀川反论:如果跳楼的不是死者,是凶手,那么他也会落地摔死吧

驳回证据:栏杆上绳子的勒痕,凶手是吊在绳子上的

那么凶手去了哪里?——进楼了

进了哪个房间?——洗衣房【证据床单和绳子】

然后大家开始重新查不在场证明

漏洞:长谷部提到了山姥切遗书上写的七点半跳楼

但是按道理他没看过遗书(遗书被发现之后一直由鹤丸随身带着,只有早晨第一波破门上天台的才看过)

所以凶手就是他

动机很简单,刀剑们的记忆都清零,但是有两个人有作为动机的记忆

一个是长谷部,他记忆里有审神者,告诉他说除他以外其余所有刀都是暗堕刀。要他暗中杀了他们

另一个是山姥切,他记忆里的审神者告诉他说只有长谷部是暗堕刀,让他杀了长谷部

山姥切半夜在天台约见长谷部,俩人决斗

结果长谷部把他从天台推了下去

之后伪造了遗书 放在大厅

大家约好早晨七点钟在食堂集合

他用山姥切的名义写的遗书就是,我要七点半在天台跳楼,反正我是仿品没有价值,你们活下去吧等等等等

大家发现遗书赶紧冲上楼

就看到了当场跳楼的场景

其实这个当着大家面跳楼的

是长谷部扮演的……

毕竟裹着被单好演……

你看,天台上堆了很多东西,大家视角也不开阔

乍一眼看不出来啊

他吊着绳子,落到了下一层敞开窗户的房间,完了把被单一扯,绳子一割,冲上楼

就说自己是听到尸体公告赶过来的

刀剑论破【剧情大纲】

第二章的学裁流程

因为有太太推理出凶手手法了,所以公开流程,手法和动机


学级裁判

清光说了自己的目击

有个都市怪谈,说打着伞站在电梯里会被鬼魂带走灵魂

大家就吐槽说真不是因为这个吗?

大俱利怀疑清光,因为他是最后一个看到乱的人

说他可以趁着离开的时候杀了乱

但是清光只离开了五分钟

不可能五分钟从五楼到一楼再回来吧

难道是坐电梯了?

(论破)电梯停在一楼了,不是坐电梯上下的

一期反驳说,可以在电梯里按按钮,让空电梯上下

但是电梯停电时在一楼,自带电源还不动

应该就是因为它卡住了吧

谁卡住了门?只有乱了

那么大家认为,那时候乱应该是还活着吧,能够卡住门,而且还是死在楼门口,是走出电梯走过大厅,然后在门口被人杀害吧

大家讨论,认定的死亡时间在七点五分之后


疑点

死亡时间这么确定,那么为什么要处理尸体混淆死亡时间呢?(药研验尸)

难道是说,死亡时间有说法?

那么,清光看到的那个乱……难道那个时候,乱已经死了?

打着伞,站在电梯里

伞的用处,就是挡住身体,让人不容易发现那已经是尸体吧

那乱是怎么从电梯里出来的?


疑点

坏掉一面玻璃墙的电梯


议论:难道是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把乱推出去了?

没错!就是这个,用风!(鼓风机)

鼓风机被调得正对电梯那个坏掉的墙

伞的作用不只是挡住身体,还要用于被风吹动,因此才会用胶带固定得牢牢实实的

也因为如此乱的衣服才会凌乱——被风吹的

大厅地面很滑,一吹就能滑走

鼓风机可以定时,所以七点二十的时候的停电就是鼓风机启动了,也因此拉闸重启的时候才会整个舞台一起打开


这时候三日月突然发问,说那个三个人看到尸体就公布尸体发现的广播,如果有人看到了尸体却没意识到,那么算不算进尸体发现里?

狐之助说算,只要看到就算

三日月又问,那么凶手如果在发现尸体的人群里,他算不算人数?

狐之助说不算,凶手不算发现人数里


然后话题回来,大家表示说,这样只出去五分钟也能抛尸


药研反论说凶手是鹤丸

他拿过胶带,有出去五分钟,能抛尸

然后安定想到了三日月问的,尸体发现三人的设定

清光看到了尸体,然后是自己和一期,但是这时候广播没有响起来

等鹤丸出现,广播才响起来

所以鹤丸才是第三个发现尸体的人,所以不可能是凶手

发现尸体的前面三个人里,有一个是凶手!

然后这一系列的手法需要白天准备

清光白天一直和自己在一起

所以凶手就是一期


手法——

杀害乱之后处理尸体让尸体僵硬,然后用胶带把乱的手捆到伞上,把尸体藏在五楼某间仓库里

然后七点五分出去的时候,把乱的身体竖在电梯里,靠着门,打起伞来挡住脸,然后在五楼按一楼的按钮

电梯就往下走,这时候被清光目击到了(故意选择的目击证人)

到了一楼,门打开,乱的尸体就倒下去了

然后电梯门关上的时候夹到了尸体,因为故障敞开了并且卡住了关不上

然后鼓风机定时七点二十打开,吹动伞带着尸体滑过大厅到了门口

结果导致停电

下楼查看的时候电梯还卡在一楼不能动

重启电闸的时候就发现整个舞台都被打开了

凶手和安定一起走到楼门口,发现尸体

此时看到尸体,除凶手之外的人,有安定,清光

不够三个

所以鹤丸到达之后才凑齐第三人,发布尸体发现广播


一期的关键口误——

(恐慌论战)

停电的时候安定试着去按电梯,一期说电梯用不了

他是怎么知道的?电梯不能动?

只有凶手知道,那时候电梯因为被乱卡住停在一楼了


动机: 

一期和乱一直处于失忆状态

他们都不记得彼此是兄弟

黑白狐之助强行塞给一期部分故意剪辑的,属于暗堕刀剑一期一振的记忆,他前任的女审神者有对他说一些很可爱,温柔的话,同时虐待折磨他的习惯

当时的一期被这些记忆逼的有些崩溃了,然后狐之助又骗了乱,借口让你们打好关系,故意让乱对一期说一些很可爱的话

这些话在一期的记忆里都有,引起了他记忆里残酷的血腥的画面,所以他在崩溃下失手杀了乱


刀剑论破【剧情大纲3】

第三章:约法三章number one

新的一天,大家聚集在食堂的时候,狐之助跑出来了

给出的新动机是【大家之中有一个背叛者!】

狐之助离开之后大家决定通过互相询问交流来找出问题,就算没有背叛者也能加深互相的联系和感情

但是大俱利却拒绝了,并且谁也不搭理一个人独自离开

一天的自由活动探索学校,开放了图书馆

图书馆里找到了弹丸论破这款游戏的内容

大家不由得怀疑自己的存在情况……明明是刀剑付丧神,却被困在这里自相残杀

是有什么问题情况吗?

(彩蛋:有一篇剪报报道,说有悬疑小说的读者采用书上的杀人手法杀人)

第二天聚会的时候堀川提出对大俱利的怀疑

但是没有证据

鹤丸和烛台切还为他担保绝对没问题

所以没有人相信这个怀疑

堀川失落地离开了,和泉守说我去劝劝他,也跟着离开了

这段会切换视角,大概就是堀川和和泉守的对话

提到了新选组的局中法度,绝对不会放过叛徒,要用我们的力量保护大家

堀川:明白了,我会努力的,我可是兼先生的助手啊!

之后切换视角回到安定

自由活动一上午之后,清光来找安定

说自己在教学楼顶上发现了一个瞭望塔一类的东西,喊安定也去看看探查

塔有两层,都有望远镜,只不过看的方向不一样,二层狭窄一层宽敞,清光说我不想弄脏衣服,安定你去二层探索,我在一层看看

安定爬上梯子拿着望远镜开始看

然后突然一声巨响

楼下的一间教室爆炸了,浓烟滚滚冒着火

大家赶紧赶过去,狐之助出手灭了火,大家在火场里发现了大俱利的尸体

【尸体发现!】

搜查的时候,大家一直没看到和泉守,堀川也在焦急地满学校找人

最终发现图书馆的门是从里面锁死的

大家撞开门

发现和泉守倒在地上,已经没有呼吸了

【尸体发现!】

线索

三章的双杀,两个现场

教室里几乎什么都没留下,也不知道是什么引发了爆炸

教室的桌面还有墙上,有没烧掉的荧光剂

厨房丢了一个天然气罐(烛台切证言)

问谁去了厨房?鹤丸,药研,大包平,和泉守

其中和泉守还拿了辆餐车走

去大俱利的房间检查,发现了一封看不出字迹的打印信件

让他在十点到那个发生爆炸的教室

但是真正发生爆炸的时间要比十点晚一段时间

还在他房间里发现了胶水

图书馆

和泉守身边倒着一架梯子,散落着一些书籍还有一套弩箭,弩箭有毒

死于中毒

胸口被毒箭刺伤——就是弩箭上的毒药

检查弩箭,会发现弩箭上有胶水粘过的痕迹

图书馆的大门反锁,只有一扇小玻璃窗户

但是小窗户也是关着的

清光在瞭望塔一层正好能看到那里,他作证没有人开窗

——所以是密室

(黑白狐之助却说他不是自杀)

安定把梯子竖起来,爬上梯子,在对应的书架格子那里发现了胶水——和弩箭一样

以及,在掉在地上的书本里,发现了一本古怪的【黑幕日记】

刀剑论破【剧情顺序大纲2】

【第二章

偶像的绝赞谢幕演出】

(复杂程度和难度瞬间上去了)

第一章结束后开放了教学楼

共有五层,有一台电梯,两个楼梯

电梯是那种观景的玻璃电梯,从五楼到一楼,第五层是封闭的,剩下一到四层都是透明的,狐之助还说,电梯是高科技,自带电源

电梯开口正对着教学楼的大厅,大厅外就是正门,三者在一条直线上

大厅地面非常光滑——三日月不小心摔倒就出溜出去了

大家在探查教学楼,但是很多教室都没有开放,只知道配电室在一楼,五楼有个摆了很多演出服一类的东西的大房间,还有几间仓库

然后狐之助就跑出来说要给你们一个娱乐的机会嘛

让大家去教学楼背后看看

大家赶过去就发现出现了一个舞台,配有灯光音响鼓风机的全能室外舞台,舞台的电源接在一楼配电室里,狐之助还说鼓风机可是超级大功率的,模仿台风的存在

乱和和泉守就很开心并且表示想表演想玩

大家就约定晚上七点一起在五楼集合,给乱和和泉守打扮设计表演内容

鹤丸玩舞台的操作系统,一期安定堀川三日月在旁边围观

和泉守和清光在舞台上溜达,乱在一边和药研说话

结果鹤丸不小心弄飞了个架子,把一楼电梯的正后方的玻璃墙整个打碎了,还撞到了电梯门

狐之助跑出来责怪了鹤丸,说电梯门被他弄出故障了,如果夹住东西就会敞开,并且卡着半小时关不上

鹤丸道歉

然后大家自由活动

其中安定清光一直在一块儿玩

然后晚上七点准时来到五楼大房间

甚至大俱利都来了(烛台切鹤丸叫过来的)

就是乱没来

有件演出服有点破了,鹤丸提议说拿胶带粘一下,他就出去了五分钟,去五楼仓库拿胶带(七点)

和泉守要试着化妆,问清光要化妆品,清光说我可不想回宿舍取,一期说五楼有两个教室有,请清光和他分头去取

清光取完回来的路上,看到打着伞站在四楼电梯里往下的乱(七点五分)

然后七点二十的时候突然停电了

安定鹤丸烛台切和一期就要去一楼配电室看看

安定原来想坐电梯,一期说别坐了,电梯不好使,安定不信邪试着按了,但是发现电梯不知道怎么的停在一楼了

于是从楼梯直接走下去了

然后到了配电室发现是电闸跳闸了

大家拉上电闸,结果发现舞台不知道怎么打开了,音响啊灯光啊打的非常闹腾

安定一期就说出去看看把它关了

鹤丸烛台切说你们先走,我们看看能不能在这边把舞台从电源上关了

安定和一期走过走廊,走进大厅——

然后就发现了倒在大厅楼门口地上,已经死去的乱

他俩赶紧冲过去看情况

然后一分钟后鹤丸跟了过来,烛台切留在配电室

鹤丸看到尸体的同时,尸体发布公告响了起来——

线索

电梯的损坏(门被卡住就半小时关不上,自带电源,正背后的玻璃墙碎了)

并且停电时电梯在一楼

清光的目击(七点五分看到乱坐电梯往下)

药研验尸(遗体被处理过,很僵硬,不太好辨明死亡时间)

遗体状况(致命伤在脖子上,是被掐死的,手印是成年人)

(衣服很乱,双手被用胶带牢牢实实捆在一把打开的大伞上)

停电的问题(好像是由于鼓风机突然打开了,耗电太多)

(鼓风机和舞台的开关设置比较特别,鼓风机可以定时开,但是当断电重启的时候就会连灯带音响鼓风机一起开)

(如果有人猜到凶手手法的话,会公开学裁流程)

……给自己定了一堆计划

比如千本樱填词fgo……

权御天下填词刀剑乱舞……

前者试着玩挺有意思的,后者句子有点碎估计有难度

哈欠

先搞定手里的十二镇魂歌吧


刀剑论破【剧情顺序的大纲】

【序章】

【我】在漫天的樱花中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眼前所见是纯白的房间,以及十几个衣着各异的年轻人

自我介绍的话语梗在喉中,我却不知道——

——【我】是谁?

【唔噗噗噗】

随着诡异的笑声

一只奇奇怪怪的黑白对半的狐之助出现了

此时的我们还不知道

互相杀戮的校园生活,即将开始

黑白狐之助登场之后,要求大家开始自相残杀,并且威胁说如果到明天中午之前还没有人死掉的话,会处死所有人

并且表示说我会给你们杀人动机的——就是你们失去的记忆

杀人的动机,就在这份记忆里,先还给你们一部分吧

随后一阵光闪过

【我】想起了自己的身份

大和守安定,冲田总司的爱刀

随后安定和清光认亲

但是他们还不记得其他人的身份,于是安定就随便问了一个人

就是山姥切国广

山姥切情绪崩溃地说,只有我是仿品,为什么会和你们这些名刀在一起一类的,然后跑掉了

安定很茫然,之后黑白狐之助笑着消失,剧情开始

参与者: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三日月宗近,鹤丸国永,今剑,岩融,大俱利伽罗,烛台切光忠,压切长谷部,山姥切国广,一期一振,乱藤四郎,药研藤四郎,大包平

【第一章:应该对仿品抱有期待吗?】

第一天

开放了学校

大家开始各种探查

自由活动,可以找任何人聊天

安定会和清光一组满世界溜达

开放的是操场,宿舍楼和食堂

食堂有五层,一层是仓库二层三层是吃饭的地方,四层厨房,五层洗衣房

会在厨房遇到做菜的烛台切和大俱利

洗衣房遇到一期和乱

乱的衣服弄脏了,一期在帮忙洗

一期说虽然自己没有记忆,但是总觉得自己有个和乱很像的弟弟,所以想帮他一下

天台会发现鹤丸国永,操场上有岩融今剑

长谷部和药研在仓库看各种吃的

三日月在宿舍里,大包平在宿舍楼门口

堀川和泉守在食堂吃饭

只有山姥切谁都找不到

天黑了,大家只能回寝室休息,约好了明天早上七点在食堂集合

鹤丸和清光还安慰安定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

第二天

大家早晨七点在餐厅集合(人没来齐)

结果发现遗书,山姥切写的,说自己要在七点半在天台跳楼,说什么我是仿品不配活下去啊一类的

大家赶紧冲上去

(包括安定清光鹤丸烛台切一期药研岩融今剑)

天台的门打开了,但我们却没能再前进一步——四五条锁链横在门外,地面横七竖八堆着纸箱和废弃的杂物,使得我们不得不暂时被困在天台门口这块小小区域之中。

然而我们能清晰地看到,站在我们正前方栏杆之外的,披着被单的背影

那是——山姥切国广

有人喊道:

“喂!不要轻生啊啊啊!快回来!大家一起的话什么问题都能解决的吧!所以赶紧过来呀!”

他的背影轻微动了动,仿佛想要转身,但最终还是没有。

随后的那一幕场景在我们的心中无数次缓慢地回放,但是现实中,那只是一瞬间——

他背对着我们倾斜身体,随后纵身,跳了下去。

我们终于冲出了天台门,跨越成堆的障碍物飞奔至栏杆旁,然后从五层楼的高度向下看去——

与刚刚所见的,飞鸟一般自由壮烈的跳跃姿态产生强烈对比的,是血泊中扭曲而残破的躯体。

生机被血色带离了身体,他仰躺于地面,睁大双眼,仿佛悲哀而带着迷惑地看向上方俯瞰的我们,看向苍白色的天空。

惊诧与轻微的恐惧使得我们的视线渐渐模糊起来,周围的各种细碎声音仿佛都在离我们远去,听不真切。唯有狐之助诡异而讽刺的笑声在这时候突兀地响起——

【尸体发现!尸体发现!】

【第一章,日常篇,结束】

搜查:

线索

天台——死者跳楼处,身后的栏杆,靠近地面的位置——有绳子的勒痕

天台——大量的箱子和铁链,锁在门外

洗衣房——靠窗的位置——堆了大量衣服(是死者跳楼的正下方)

洗衣房——洗衣机里,白色床单

洗衣房——角落里——断的绳子

——问,凶手是谁?

(弹丸论破刀剑乱舞,安定是主角位,所以tag应该怎么打?思考人生)

锋芒毕露邪祟消,青梅煮酒论名刀

☆和朋友联文的短篇,所以只提前公开一部分
……原本定的主题是【景趣】
然后我成功用没脸审写跑偏了


【审神者与刀剑在景趣中发生的故事】……
审神者无貌看着手里的文件陷入沉思
这算是什么啊……她纠结地说:用景趣当背景,表演话剧吗?军师,要什么景趣,你提一个?

大典太无奈地说:……请不要这样称呼我这种刀……梅雨,可以么?

审神者无貌点点头:
梅雨景趣吗……妥,等会我就去换,完了把你绑根旗杆上挂出去,再立个牌上写避雷针——就是话剧雷雨了

大典太闻言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逗你的,瞧你吓成这样
审神者无貌乐了
梅雨的话……那就青梅煮酒论英雄吧

【start】

一日,审神者无貌设景趣梅雨,邀大典太至小亭宴饮
随至小亭,已设樽俎:盘置青梅,一樽煮酒。
主从对坐,开怀畅饮。
酒至半酣,忽阴云漠漠,聚雨将至,无貌与大典太凭栏观之。

无貌曰:“阁下久历岁月,必知当世名刀。请试指言之。”
大典太曰:“腐朽之目,安识名刀?”
无貌曰:“休得过谦。”
大典太曰:“久在仓廪,不晓世事。天下名刀,实有未知。”
无貌曰:“既不识其面,亦闻其名。”
——————
暂停JPG

百鬼夜行歌(阴阳师填词)

回坑祭品
阴阳师同人曲
原曲,千年之虹

深林凤凰不知火,荒沙埋骨夜枕戈
桥头雨女聚散离合,一念痴妄美人化蛇
漫山飘舞繁樱烁,一树华彩桃花灼
狐笑迷离红颜约绰,苍山之巅风雪亦成国
深夜至,孤月落,寒风中,无人过,
皆静默(皆静默),心萧瑟(心萧瑟),
可堪寂寞
山林里,起灯火,枯木后,妖鬼涉,
幻形没(幻形没),影穿梭(影穿梭),
虚实难测
长夜未过,百鬼夜行歌
森罗宝殿坐阎魔,生死罪业判定一笔墨
黑白鬼使勾魂魄,前尘尽忘渡冥河
十里枫林红叶落,纵酒一醉方休且狂歌
城门恶鬼伤行者,万物当斩一刀破

挽弓向月残心射,小儿夜啼飞鬼车
黑羽凌空远望山河, 荒川流海无故起风波
长街上,生鬼火,阴风号,暗烧灼
形扑朔(形扑朔),影婆娑(影婆娑),
幻灭迷惑
天际间,现曙色,寒风停,渐沉默
山林漠(山林漠),无人涉(无人涉),
空余寂寞
长夜已过,百鬼夜行歌
风雷我主两面佛,长夜灯下谁将怪谈说
鬼面妒火藏灾祸,白鹿穿林踏藤萝
余音绕梁惊弦刻,梦里蝶舞何处春花落
蚀骨蛛心罗网设,孽愿终致天神堕

通天彻地阴阳错,咒符御灵斗鬼驱神魔
箭镇神京除灾厄,长笛声里自斟酌
八百年间烟云过,此身不朽牢笼亦难脱
往昔忘却不思度,一伞孑然轻笑过
百鬼夜行歌
魑魅魍魉人间客,爱恨情仇嗔痴尽执著
一言敢定千金诺,岂是如人心叵测
勾陈白虎与六合,绘扇星印狩衣纹羽鹤
身持念正辨清浊,封禁布阵灭奸恶

由来万事存因果,前尘缘起未必须取舍
阴阳有法万符破,两界六道自定夺
妖魔灵怪此世过,京都月下百鬼夜行歌
嬉笑怒骂皆由我,管他世人怎评说

☆一句一角色
凤凰火,骨女,雨女,清姬
樱花,桃花,狐狸,雪女
阎魔,判官,黑白,孟婆
红叶,酒吞,茨木,妖刀
白狼,姑姑,天狗,荒川
两面佛,青行灯,般若,小鹿男
妖琴师,蝴蝶,络新妇,一目连
晴明,博雅,八百比丘尼,神乐
最后结尾写的是阴阳师的职业以及百鬼夜行

☆为了炼狱我大爷啊不是,炼狱茨木童子回坑,献上祭品
其实是好久以前填词的阴阳师同人歌
……那时候好像刚出一目连吧
千年之虹是一首有点妖气又有气势的歌,还是日本歌,挺合适阴阳师的
其实我特别喜欢这首歌……一直不太敢填词来着,怕填坏砸招牌bushi
从头押韵押到尾压力山大,不过真正写出来的时候也特别爽!

☆个人很喜欢这句

魑魅魍魉人间客,爱恨情仇嗔痴尽执著
一言敢定千金诺,岂是如人心叵测

与人类不同,情感直接简单的鬼怪妖魔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