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罗倒退三千里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一战三千里怒杀十万人。
——并不。
爱好广泛,刀乱FGO阴阳师,月厨王厨弹丸厨
fgo重度阿尔托莉雅控,立志集齐所有黑的白的蓝的拿剑的拿枪的玩水枪的送礼物的男的女的的女神们
刀剑乱舞重度正太控,日常被一期们追杀进英灵殿。特级三池厨,日常被扎心打脸气进英灵殿。
在厨的角色方面,厨力放出理性蒸发狂化,红卡三连带连携
会写古风诗词会填词,能把人设写成短篇,擅长拆cp和拉郎配,超高校级的编剧,写文画风清奇,设定狂魔,脑洞巨大
欢迎同好。

今天早上一发友情池
眼前一黑
靠!
……我能把他塞回去吗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想要北斋啊啊啊!
我的北斋啊啊啊啊啊啊啊!
泪流满面
你咋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啊

以及p4……借个戈耳工,恩将仇抱组达成JPG

玄学,一块钱硬币作战大成功!!
示巴女王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闻着钱味儿过来的啊苦笑
毛茸茸的耳朵~尾巴~啊,真可爱
还有大卫啊,还是交给姑妈变成猪吊厨房去吧

刀剑论破剧情大纲【四章】学裁,上

☆直接上学裁了——

四章学裁很长很复杂,先发上半部分

尸体发现之后,大家都未经休整,直接被扔上了学级裁判场

岩融之死,大家都很懵逼

因为都在密室里,又不能隔着墙杀人,没法定凶手啊

如果岩融就是想自杀,挨个摸墙,总是可能摸到死墙的吧

然而药研提出:不!岩融应该是知道自己房间机关布置的

因为他看到的房间就是岩融的,他看到岩融果断地走向死墙伸手触摸,急忙像安定警告他一样打字传话下去,但是没有成功,没能劝回岩融

黑白狐之助笑嘻嘻地说对,岩融是知道自己房间死墙位置哒!(还引用了安定劝药研的几句话)

安定:你这家伙的恶趣味……如果是黑幕的话,一定是一直监控着我们的行动,所有摄像头和我们的打字传信你也都知道吧

黑白狐之助:唔噗噗噗~没错!你们的所有言行,黑幕都一清二楚哦!所以说谎话的坏孩子可是要被惩罚的~

鹤丸问那这回的凶手是怎么算的?

黑白狐之助:岩融自己是不会知道房间机关的~是你们中的某个人,告诉他的!那个人就是凶手!

……于是大家的目光顿时集中在了药研身上

岩融房间的机关布置,他应该是最清楚的了

大包平:会不会是你!说谎颠倒了生死墙的顺序然后告诉了岩融!

药研怒了就说我压根没传这话!

大包平冷笑:传信的都是简单代指的房间名,你说没说谁都不知道!

药研差点没被他气死

三日月出来当和事老,就说,看来我们必须弄明白,打字的循环顺序了啊

三日月:我是【雪】号房间的,一开始的传话就是我发起

大包平偏头:死老头,我看到的是你房间

三日月:哈哈哈,那谁接到了我的询问呢?

药研举手,大包平举手

三日月:那么,如果以老爷子我为基准点,药研和大包平是排在我后面的吧?

安定:并且药研应该在大包平前面

药研盯着大包平:所以如果我往下传话,必定会通过你!我说没说岩融的房间机关你也应该清楚!

大包平:嘁……

鹤丸拍手:那么,就通过大家的传话,来判断对话循环的顺序吧

【云】大包平

看到他的是清光

接到问:安定,清光

【风】药研

看到他房间的是安定

问:大包平,安定

【天】安定

看到他房间的是鹤丸

问:清光,鹤丸

【阴】鹤丸

看到他房间的是烛台切

问:今剑,烛台切

——

到这为止,打字的顺序是清楚了

三日月,药研,大包平,安定,清光,鹤丸,今剑,烛台切

然而有一个问题,岩融已经死去了,没办法报自己的位置,大家一筹莫展

安定:那要不,我们再推推视频的顺序位置?哎对了,最后还有个【晴】号房间来着,我接收的信息是它绿色墙是生墙,红色是死,黑白无机关……

今剑的脸当时就绿了:什么?!?

安定不明就里:【晴】号房间的绿色墙是生墙,红色是死,黑白无机关啊

今剑沉着脸:但是我传话的时候……绿色是死墙,红色是生墙!反过来了啊!

事情顿时就大条了

传话的途中有人说谎,很可能就造成了死亡

谁看到的是【晴】号房间?三日月举手

三日月说我传下去的是正确版,药研可以作证

药研点头说我传下去的也是正确版,然而为什么到安定那里……就出问题了?大包平,你解释一下?

大包平当场就崩溃了,跪在地上泪流满面

原来他的房间和其他所有人都不一样,全是普通的墙,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能被困在房间里看着天花板慢慢下降,实在受不了了,才说的谎,大包平痛恨说谎的自己,只是因为一念之差害死了岩融……

大家:……

药研:……

今剑:……

烛台切:……

安定:咳咳……那个,你等等,悠着点,没说你是凶手啊

大包平:……?

药研:咳咳咳……其实吧……

三日月:【晴】号房间……不是岩融

烛台切苦笑:那是我的房间……

大包平:……啥?

今剑:……但是,为什么……我收到的,是绿色死,红色生呢?和大包平说反的不一样啊

安定:……那也就是说,不止大包平说了谎

清光:还有别人也……

鹤丸干脆地举手,没错,是我说的

烛台切苦笑:鹤先生……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鹤丸苦笑说,自己收到了一封无署名的信息,关于无法相信别人以及可能有人说谎,(安定:啊我也收到了!)再加上觉得与其一起被困死在密室里倒不如牺牲一两个人,就调换了信息里生死墙的顺序,如果有其他人说谎的话就能救人,如果没有人说谎,自己就来当第一个

没想到这样阴差阳错,负负得正了

烛台切叹气:……我收到的信息,和今剑一样,绿死生红

三日月点头:这是对的

鹤丸对今剑说,我传下去了一句对不起,你看到了么?
今剑摇头
清光:!也就是说,岩融……
安定:就是在今剑前面,鹤丸的后面吧!
于是定下的最终打字顺序:

三日月,药研,大包平,安定,清光,鹤丸,岩融,今剑,烛台切

——中场休息——

(清光好像丢了什么东西,表情复杂地在找)

虽然说借鉴抄袭什么的不太好定义,但是这姑娘已经自己认了借鉴,也答应删文了,结果改头换面就重新发出来,这个阳奉阴违出尔反尔言而无信的行为,才是挂点

碎碎超凶:


婶生第一次挂人,还满紧张的
占tag致歉。
我想不到我这么透明的写手也会被抄袭。
主要剧情是这样。我在周末被亲友告知,某位太太 @丹梓 在2019.1.1发表的清婶同人文跟我2018.10.2发表的《和他一起的七天》部分情节相似。我去看了一遍,同样感觉有即视感,于是和别人一起做了这个对比的调色盘,详见p1-p3(左边是她的右边是我的)。
因为不想弄的难堪,所以我打算私信这位太太。把调色盘放给太太后,太太态度很好的道歉了,并且承认自己“无意中”抄袭了我的文章,同时承认看过我这篇文章。(完整聊天记录详见p4lofter p5p6微博私信)
与此同时我发现,这位太太曾经关注过我,也给我的某些文章点过赞。但是前阵子突然就脱了粉。(这件事仅作为前情参考。)
我当天看见太太很好的态度,并且立刻删除了微博的文章,再去lofter,也看不见那篇文章了,我便松了一口气,这事情总算是过去了。
但是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
天真至极!我真是觉得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笨蛋,被太太蒙的团团转。
就在今天,知情的某位粉丝突然给我私信,告诉我这个太太突然又恢复了发在lofter的抄袭文章,并叫我去看。于是我点开链接,看见了原本不见了的那篇文章,清清楚楚的出现在太太1.1的产出中。
我疑心是删改过的,但是并没有!几乎是原封不动的把它重新搬出来了。详见p7p8p9,这是我认为绝对属于抄袭的地方,都没有更改。
我这才明白太太的手段,为了糊弄我,于是把微博的文章彻底删除,但是保留了lofter的这篇文章,并把它设置为仅自己可见。这样我就看不见这篇本应被删除的文章了,消除了我的戒心,或许是怕我用名字搜索到这篇抄袭文章,于是太太很不机智的给文章改了个名字。手段过于明显,都让我不好意思去解析。
但是圈子就这么大点,人就是这些人,太太您瞒的过我瞒不过别人。当我看清楚事实的时候,我已经不打算接受太太的任何道歉了。被欺骗是一种十分差劲的感受,我也是冷静了许久才打出这些文字,尽量的让自己保持着理性和冷静。我不打算原谅这件事情,也不会接受任何形式的道歉。我只想把这位欺骗我并且抄袭的人挂出来给大家看,抄袭有罪,不承认就算了,还对苦主实施欺骗。这种人品大家自行品味吧......我是无言以对,本以为太太人品很不错的,人心难测。
最后有些话想送给这位太太,我不管你的真爱究竟是谁,一旦你动笔想写文章,你就是爱他的,是吗?但是如果连这份简单的爱你都要抄别人的,就像是你抄袭别人的情书一样荒唐。这样的爱太廉价了,我无论如何都要抨击你这个行为,不论是对我,对你,还是对你的加州清光,都是很恶劣的事情。居然连爱意都要靠剽窃他人才能完成,那么太太,您真的爱清光,真的爱安定吗?我希望您能自己好好想想。

刀剑论破【剧情大纲】第四章

第四章:在密室里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

☆这章比较特殊,尸体发现之后直接上学裁,光靠前面的行为无法确认凶手和线索,必须在学裁上正面交流,大家报出自己房间号,搞明白密室两个联络环的顺序
不过有勇气的小伙伴太太们可以试着猜猜哦⊙∀⊙!

第四章,只剩下九个人了

安定清光三日月,鹤丸今剑烛台切,岩融药研大包平

黑白狐之助命令他们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在操场集合

堀川把黑幕日记留给了安定,但是安定拒绝拿着这个东西,不想再看见这个引发自相残杀的道具

只好交给清光带着了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大家在操场集合,黑白狐之助出现,说我要给你们一个特别版全新动机!!

地动山摇,好几面墙拔地而起,将所有人都困在了一个单独的小单间方格里,之后天花板也被盖住了

安定使劲敲墙,喊着清光,但是没有回音

接着,响起了狐之助的声音——

【密室规则:

1,每间小密室有四面墙,黑白红绿,触碰的话有的会引发致死的机关(死),有的可以打开逃出去的门(生),有的什么都不会发生,是普通的墙(无)

2,每间小密室里有一个摄像头,一个小电视,一块键盘,一个显示器,每个人都可以通过自己房间的电视看到某间房间的机关布置,以及房间内人的行动,可以通过键盘给未知但固定的对象传信,并通过显示器接收来自未知固定对象的留言

3,地板上的文字是每间房间独属的房间号,通过键盘传话的时候,禁止说人的名字,只允许说房间编号

4,房间里没有水和食物,只有在有人死去的时候,其余人才会被释放】

安定开始研究这堆东西,他看到了【风】号房间,里面的人是药研,药研也在试图搞明白这套联络工具,并且很快开始动手打字了

然后,安定接到一封传信,某人告诉【雪】号房间,他房间红墙是生墙,绿白黑无机关,请收到信息的人将这段话原样传下去

安定照做了

然后安定也自己打字,向不知道身份的下家那个人问好

并没有收到回复

之后安定接到了来自【雪】号房间的道谢,也把道谢原样传了下去

上家的人有和安定聊了几句

过了大半天的时间,细细碎碎的收到讯息:

【云】号房间询问自己房间的机关布置

【风】号房间的药研询问自己房间机关,安定看了看,发现他房间的绿色墙是死墙,红色是生墙,黑白无机关

并传了下去

安定自己是【天】号,他也试图向下问了问,得到自己房间红生,绿死,黑白无的回复

再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收到了一段没有标识的话

【初步估计,我们的打字传信是可以构成一个循环的,所以请即便已经知道自己房间墙有生墙机关的,也最好不要离开密室,以免循环出问题,有紧急情况时无法及时沟通】

安定把这段话也传了下去

然后到了夜晚

深夜的时候,安定睡着了又醒过来,迷迷糊糊睁眼看了看小电视

惊恐地发现药研站在绿色的死墙面前,表情阴沉又解脱地伸手想去摸墙

他赶紧爬起来跑去打字:【风号房间的同伴,请不要轻生!】并且拜托下家传话

他盯着屏幕,直到药研那边也接到讯息,从死墙前退开,并且来到键盘那边打字

然后安定收到来自【风】号房间的道谢,大概就是我钻牛角尖了,谢谢你提醒我劝我

之后安定不敢睡了,一直盯着各种屏幕到凌晨

在凌晨的时候,他收到一封信息

那个人幽幽地说【我们都潜伏在虚假的网络后,你永远无法辨认语言的真假,不知名的上家,不知面的下家,颠倒黑白改换字符,就能欺瞒人自投死路——你,不要相信任何人】

安定顿时毛骨悚然

原本他也总结规律,觉得红墙固定是生或者无,绿墙是死或无,黑白固定无,但是现在他不敢信了

他原本还想着,如果饿到不行,就偷偷离开,但是现在他不敢了,因为不知道有没有人在传话的时候故意说反

他甚至怀疑自己给药研传的话是不是被人颠倒是非,使得药研得到的生死墙情报是错误的,才会去试图触摸死墙

第二天的时候,黑白狐之助发布了新的广播,它说:

今天密室的天花板会慢慢下降,12小时之后留在密室里的人都会被压死,房间有生门的人可以逃走——然而逃走的人就是【害死留下人】的凶手,作案手法就是【不作为】!

你们都要死!

死亡的大威胁当前

安定很累很饿,内心也开始挣扎了

这下什么都不做也会死,倒不如说个谎,骗到随便谁摸了死墙,大家就都能逃出去了

而且这样一切前后顺序都不知道的情况,自己就算说谎,也没人会发觉吧

然而面对键盘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了清光,想到了堀川和泉守他们

如果自己昧着良心说了谎,要是害死了清光怎么办,而且和泉守堀川他们为了保护我们而死,我不能让他们的血白流

【堀川的遗言:……这就是我们没有交流,不互相信任,最终酿成的悲剧了,我死之后,大家可要好好团结在一起,不要再怀疑别人了……】

于是安定就重新振作起来

第二天的讯息

【阴】号房间的绿色墙是死墙,红黑白无机关

【晴】号房间的绿色墙是生墙,红色是死,黑白无机关

到了下午的时候,安定正坐在地上休息,突然地动山摇,天花板掀开,周围的墙渐渐沉下地面

他终于看到了好久不见的朋友们

然而和大家再会的喜悦,很快被一声悲痛至极的哭喊扫得一干二净

“——岩融!!!!”

大和守安定闻声看去,然后被眼前的场景震得哑口无声,心神恍惚

武士般凛然的身姿,仿佛铁塔又像高山一样巍然屹立永不倒塌

然而,狰狞凄厉的血色刺痛了每个人的眼睛和心灵

成百上千的箭矢,贯穿了猛士的身躯,带走了他的生命

以【立往生】之姿矗立的,是——

【唔噗噗噗,尸体发现!】

主公大人变成猫了怎么办急救asexdhjgulml

【算是新年贺文吧】

1

“轰隆——”

一声炸响划破了本丸清晨的宁静,刀剑们循声赶过去,惊讶地发现爆炸竟是发生在审神者的房间里

大包平一脚解决了大门,刀剑们扇开烟雾,目瞪口呆

他们的上司,审神者无貌,失踪了

房间里灵力相当浓郁,地面诡异的花纹和文字绘画出环形的法阵,正中的空地趴着一只黑猫,它正百无聊赖地用爪子扒拉着一个金刀装

和泉守凑上去试图摸,十秒钟之后捂着手上三道杠退下去找堀川包扎了

被急匆匆拉过来的石切丸和太郎无奈摇头,系统不同,他们并不能看出法阵的用途

“该如何是好啊……”歌仙环顾四周,一屋子刀剑互相大眼瞪小眼,一副群龙无首的样子

“今天的近侍,是谁?”蜂须贺问

2

被刀剑们推出来的大典太手足无措

“……先,先应该……把现场,记录下来,”

大典太的话语一开始带着犹疑,慢慢变得流畅起来

“陆奥守,请给房间的法阵拍照……可以么?”

陆奥守吉行举起相机,表情郑重地点点头

随后,太刀付丧神转向他的兄弟

“……然后,兄弟……去蓝门那里准备开门,我们需要通讯——向迦勒底亚斯。”

3

“法阵的基础,是觉醒【起源】的术式——不过附加了不少改变,现在表现出来的作用,大概是【回归】。”玛修公事公办地回答:“换句话说,前辈是被这个法阵变回了本体。”

随后她凑近了屏幕,好奇地端详屏幕那头的黑猫:“原来……前辈的本体是猫啊,好可爱!”

三池兄弟顿时面面相觑

以主人那诡异跳脱不靠谱的个性,也许……可能……大概……她本体就是猫吧

“有办法……恢复吗?”大典太忧心忡忡地问

“不算很难,美狄亚小姐他们已经开始研究反推术式了,结果出来迦勒底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玛修微笑,“总之,大典太先生,前辈就拜托您了!”

大典太回头,看着那只黑猫

看着那只蹲在鹤丸脑袋顶上,抱着金刀装耀武扬威的黑猫

泪流满面

4

黑猫的身份实锤了,楚叶矢不由得好奇地凑上去,试图抚摸它的皮毛

黑猫灵巧地一躲,嗖地跳进了他的胸甲里,悠然自得地缩成一团,鹤丸从猫爪下解放出来,捂着脑袋就往外跑

大典太捡起那个金刀装,从通讯台前退开,不动行光立刻兴冲冲念叨着信长大人跑过来,接替了他的位置

“……回去吧,和大家解释一下。”

5

“原来,这就是主人啊……还真是帅气呢。”

从蓝门房间出来,刚走了几步迎面就遇上了烛台切

大典太点点头,疑问地看着烛台切,他正端着个盘子,盘子里放了个核桃

烛台切注意到他的目光,解释道:“我刚刚在准备做核桃点心,但是这个核桃的壳……特别硬,大概需要使用锤子。”

大典太想了想,从烛台切手里接过盘子,放在旁边的窗台上,随后抡起手里的金刀装,全力一击

“砰!”

核桃顿时四分五裂

“不愧是您啊。”烛台切愣了愣,紧接着微笑起来,把核桃连盘子一起端走,“点心做好的话,会给您也送一份的。”

6

别过烛台切,三池兄弟继续往前走,穿过走廊,一群短刀蹦蹦跳跳跑到了他们面前

“鹤丸先生说啦,猫就是主人,主人是小猫!”

“主公大人,早上好!”

“早上好!”

五虎退小心地把猫从楚叶矢的胸甲里抱出来,满足地蹭了蹭它柔软的皮毛

乱藤四郎一拍手,欢快地笑着说

“主人,来玩藏宝游戏吧!”

7

五分钟后,大典太一手拎着铲子,一手端着金刀装在后院游荡

“拜托了哟,大典太先生!把这个刀装藏在后花园,藏好后回来告诉我们!”前田藤四郎如是说,“要好好藏哦!”

于是大典太停在一棵树下,开始认真地挖坑

挖好之后,他把刀装丢进了坑里,填上土,用力拍实,还小心地找来草皮盖上

“……藏好了……”返回房间,告知了短刀们,大典太目送着一帮孩子欢呼雀跃地冲进后花园,心情放松下来

短刀大队们在后花园跑来跑去,全部极化,动起来仿佛身带残影,高侦查的双眼放光,最终博多藤四郎靠着地下城捡小判锻炼出的高超眼力,寻找到了目标

8

陆奥守揣着相机路过,看到抱着金刀装脸带泥痕的博多,以及聚在一起的短刀们,问:“哎呦,你们是在踢足球吗?”

“足球?那是什么?”

“陆奥守先生,请讲给我们!”

“听起来就很有趣!”

陆奥守咧嘴一笑:“你们问咱就对了!是这样的……”

9

处理完文件,长谷部刚从屋里出来,就见一道金光从他面前窜过,砸到对面的墙上发出一声脆响,细看发觉是一个金刀装,顿时一身冷汗,他怒气冲冲地向着空地里的刀剑们吼道:“你们这群家伙——吵吵闹闹的在搞什么鬼!”

鲶尾兴冲冲地举手:“我们在踢足球!”

长谷部咬牙切齿:“你们是很闲吗——”

骨喰指指旁边门廊上蹲着的黑猫,补充道:“主人,在看。”

长谷部立刻挽起袖子大踏步走进场:“——我也来参加。”

10

于是大典太和黑猫排排坐在长廊上,看着刀剑付丧神们脚底生风,驱策着一枚圆润的金色圆球驰骋于绿茵场上——

然后他一偏头,恰好闪过一记跑偏了的射门

大典太习以为常地重新坐好,金刀装砸到背后的墙面失了劲头,滴溜溜滚到他旁边,然后被他丢回场地正中

场上是非人的付丧神,技艺不精脚下力量却又不小,于是就造成了现在这种仿佛暗器乱飞的奇特场景,幸好旁观者也是能征善战的战士,才没造成什么误伤

……幸好刚刚是飞到了我这边……要是像刚刚那次,踢上了树枝,就又要拜托岩融他们了……大典太正默默想着,然后就看到爱染跳起来一记头槌,金刀装划着优美的弧线,扑通一声掉进了池塘

全场寂静

11

黑猫跑了过去,在池塘边打着转,长谷部忙道主人莫急,扭头发挥自己的机动,跑去工具室拿了好几个网子试图捞出刀装

短刀们胳膊短,于是就跑去找亲朋好友来帮忙

他们把一期和药研拉了过来,药研又喊了同为织田刀的宗三,宗三和小夜江雪一起来帮忙,歌仙跟着小夜走,还顺便扯来了他的后辈和泉守,和泉守来了堀川也来,国广三兄弟也不甘落后……

人数跟滚雪球似的越来越多,大典太一脸懵逼地看着大半个本丸的刀剑都蹲在池塘边划拉水,然后自己手里也被信浓塞了个网子,又被平野前田联手拉到池塘边,加入了大部队

……最后,跟着两个哥哥跑来的浦岛祭出了他的龟吉,才终于把金刀装从池塘里捞了出来

此时也过去了大半天,大典太擦擦汗站起身,突然看到大和守从长廊那边噔噔噔跑出来

“迦勒底来联络,主人恢复的方法找到啦!”大和守喊道

12

按照迦勒底给出的方案,刀剑们重新制作了法阵 图,然后准备把黑猫放进去

然而黑猫却抱着失而复得的金刀装不放,大有要和这个球同生共死之意,让大家也很没办法

“主人看起来很喜欢这个玩具呢……”笑面青江幽幽地笑道,“一起放进去,应该也没问题吧?”

“通讯说,如果是死物的话,没关系的。”安定点点头

于是黑猫和金球一起被放进了法阵中

法阵发出淡淡的光,然后瞬间光芒大放,炸出一团遍布大半个房间的白雾

一屋子付丧神聚精会神地盯着烟雾中,想看看从本体恢复的主人会是什么样子

然后……他们看到一只黑猫溜溜达达从烟雾中钻出来,跳上窗户跑掉了

屋里顿时鸦雀无声

13

打破寂静的,是极其凌厉的破风声

风声刚起,大典太只觉毛骨悚然,浓烈的危险气息袭上心头,毫不犹豫膝盖一弯跪地,只见一记鞭腿从他头顶横扫而过,带起的烈风顷刻间就荡净了房间里的烟雾,也让刀剑们看清了法阵里的情况

他们阔别十几个小时的上司大人站在那里

审神者无貌浑身上下怨气冲天,脸色黑如锅底,整个人弥漫着滔天的怒火和杀意

大典太余光扫过法阵正中,空空如也

黑猫刚刚跑掉了……剩下的……

电光火石间,他总算意识到了自己上司的本体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想了想大家今天都对领导本体做了什么,大典太抬头,看着杀气腾腾的审神者无貌

脑海中回荡着四个大字

吾命休矣





【我不小心把领导给埋了怎么自救急在线等……】

监狱塔与七重门,世间富贵应无分(2)

☆圣诞节万岁!

10

第二天

哟,今天等待我们的会是什么呢?

审神者无貌叉着腰站在石门前,认真地打量着门上浮雕的文字

大典太替她念了出来:

【失宠和嫉妒曾经使天神堕落】

话音刚落,石门发出沉闷的轰鸣,缓缓打开了

【嫉妒】啊……审神者无貌点点头:一看就不像什么能打的,肯定能赢!

她一马当先,走进了门后的黑暗

11

主——人!

熟悉的清亮声音在一片寂静中陡然响起

主从两人猛然回头

背后的石门已经合上了,加州清光站在门前,笑得眉眼生花

少年样貌的付丧神伸出手指向大典太,随着他的动作,某些阴暗莫名的力量在空气中波动起来,而他指尖艳红的指甲在这种气氛下泛着妖异的光

加州清光看向审神者无貌,曼声道

我和他比,谁更美?

12

你更美啊,审神者无貌不假思索地回答

我只是没眼睛,不是瞎

加州清光:……

大典太:……

13

就他长得这样,跟三年的自然灾害成精似的……

审神者跟赶苍蝇似的挥了挥手,吐槽:

论美貌你还不如跟我比呢

您连脸都没有……怎么比啊……清光哭笑不得

我光滑啊!审神者骄傲地说

加州清光:……

14

不管咱们美不美,都没三日月美好吗

审神者懒洋洋地走上前,随着她的动作,房间里压抑暗沉的气氛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

她拍着清光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

麻溜的放我们过去,你也好醒过来,去跟三日月谈人生——我再给你布置个作业,回去读邹忌讽齐王纳谏,写读后感

写得好回头我去迦勒底总司屋里,给你顺一身她的羽织出来

加州清光顿时欢天喜地地让开了

15

第三天

审神者盯着石门上的文字陷入沉思

【倾国之利,使人忘死】

我觉得我猜到门后是谁了,她如是说

第三扇门后的房间正中支了个小木桌,博多藤四郎坐在桌后,一手捏着账本,一手噼噼啪啪按着计算器

审神者欢呼着扑了上去,一把把博多抱起来:小博多真可爱!来让姐姐摸摸头~

博多在她怀里挣扎:放……放手!账本要弄乱啦!

16

审神者笑眯眯地说:小博多,咱俩谁跟谁,打个商量,放我们过去呗?

博多一摊手:您给我钱,我就放您过去

审神者:乖孩子别逗,我哪有钱——

博多:——卖兄弟们的高清写真!

审神者两眼放光:我给你打欠条!!赶紧的每样给我来三本!一本看一本收藏一本传教!!!

17

博多:……

大典太开始咳嗽

审神者看了他一眼,善意地补充道:也给他来一套小前田的

大典太的咳嗽戛然而止

18

审神者无貌抱着一摞子写真集欢快地在床上打滚,一边滚一边发出诡异的笑声

大典太本着作为下属的责任,开口提醒:主人,我们现在,是在梦境中……

啊没错,怎么了?审神者爬起来问

大典太指指审神者怀里的书本册子:梦境的事物,带不回现实……您的钱……

——你给我闭嘴!审神者悲愤地打断了他

捏了个安定怼编剧的图
刀剑论破!
编剧:绝望万岁≧▽≦!
安定:——净TM扯淡!!

fgo摸鱼填词——千本樱

☆一如既往的剧情向


破灭未来千古,历史逆流回溯,

于此一决胜负,篇章开幕

遗落灰烬火烧冬木,决意奋起挺身而出,

重任在肩人理修复,前程未卜


邪龙烈火,燃烧我愤怒

百年征战,沙场埋骨

委以此身,圣旗家国护

百合花开,山河如故


童女颂歌帝王,蔷薇绚烂绽放

七丘荒野战场,月下赤眼疯狂

军神剑现锋芒,远征铁骑所向

邀至黄金剧场,永续的荣光


终局四海汪洋,船舶纵横来往

黄金鹿破巨浪,炮声轰鸣奏响

魔女反复无常,箭书祈神诉状

一路开拓远方,扬帆再起航


听过沙场战鼓,看过盛世歌舞,

行过碧海沉浮,弥天大雾

童谣天真解体透骨,诸神电光人掌此物,

赤雷横扫剑镇王都,再起征途


白衣如铁,救人间疾苦

生死交锋,浴血狂徒

人心所向,苍天亦能补

众志成城,不畏险阻


谁持圣枪天边,谁建热砂神殿

谁护游民山间,谁射流星一箭

谁因咫尺一念,长旅跋涉千年

谁立铁壁身前,圣城永不陷


群兽啸聚万千,御敌高墙战线

上寻云海山巅,下至冥府黄泉

金锁横天地间,晚钟告死宣言

创世乖离之剑,只手开新天


世外神殿,燃人理终焉

诸天英灵,一骑当千

雪花白垩,愿护你周全

君名为何,诀别世间


天启救国之愿,喝彩蔷薇皇权

扬帆不尽航线,赤雷破雾惊天

救死扶伤心悬,人世辗转千年

创世辟地开天,群雄皆看遍


局中罪行已宣,夜谭请君入眠

剑豪锋芒毕显,光辉虚树庭前

何妨临阵历险,再聚英灵之殿

今生与你并肩,不负我华年


最近就是无聊……想抽卡
于是砸了十多万资源
静静二号机get
陷入沉思